这还是俩人长大懂事以来的第一次

当李易一路快速奔跑回叔祖家的时候,竟然发现父母亲和雨荷已经全副武装,就连父亲的表兄弟也有几人这样,看情况是要去神农顶找寻自己。一见李易回来,叔祖的小孙子就赶紧的大声叫嚷道:“大哥哥回来了,大哥哥回来了。”只见父母和雨荷连带着几位长辈穿着整齐,带着各种进山的工具。“哥,你回来了,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么?你还偷偷的跑了。”雨荷说着说着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。这两天在李易走的日子里,她不住的劝告自己要坚强,自己应该听信父亲的那翻话,要长大,哥哥不能一辈字照顾自己,父母也有走的一天。可是现在见到李易,自己是第一个冲过来,眼泪还是忍不住的就流了下来,看样子离开哥哥短暂的时间是不可能的。李易赶紧安慰着雨荷,看着她哭的那么的伤心,李易竟也有了中想流泪的感觉,这是一中很强烈的感觉,犹如喝了高度的白酒一样,直窜心里,赶紧将这种感觉压下对着父母说道:“爸妈,我回来了,没事,一切都好。”“没事就好,你的叔祖还在房内给你求福呢,你快去谢谢你叔祖吧。”父亲欣慰的说道。李易向众人道过谢后,拉着雨荷走到了大堂内,此刻叔祖正跪坐在一尊佛像前,正向佛像求福呢。叔祖的耳朵不太好使,刚才他的孙子在屋外叫嚷叔祖并为听见,此刻感觉有人来了,说道:“你们去吧,我去了也帮不上忙,还不如给这小子求点富。保佑他平安无事,这孩子从小没爹没妈的却是可怜……”听着叔祖的唠叨,李易的那阵感觉又来了,不同于刚才和雨荷的感觉,现在有的是一种可怜的感觉,但不象刚才那么的强烈。李易忙和雨荷将叔祖拉起。叔祖也没想到,刚才还为人求富的,现在已经活生生的站在了眼前,忙道是老天有眼,屋外的众人此时也进来了经过一阵,李易才明白,原来这两天自从李易进山后,就连地震了两次,李易问过时间后,恰好是李易的出入洞时间,让李易感到一阵心惊,自己也算是长名之人,不知道去买彩票是否能中奖。晚上,众人坐在一起吃饭,李易就将这两天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,饶过了在无底洞的那段。就这也是将大伙吓了一跳。其实李易将水洞里走的时间只说了20分钟左右,但还是无法让雨荷及父母安心,说是神农的地貌奇特,一般人都不敢乱窜,李易竟敢一人进到漆黑一片,而又窄小的水洞中行走,不能不说是胆大包天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雨荷要和李易睡到一起,只有李易一人有些奇怪,众人都没说什么。偏远点的农村人结婚本就早些,十八九岁结婚的一大把,李易和雨荷现在一个17,另一个快17了,何况昨天的事情就相当于订婚了,就是睡在一起也没人说闲话,倒是小孩本叫雨荷姐姐的,现在也不叫了,倒过来叫嫂嫂了,说是家人这么说的。父母也觉得既然李易也同意了,又向他们保证过的,更何况俩人的关系现在都这样了,住不住在一起都无所谓了。晚上李易住进了雨荷的房间,这还是俩人长大懂事以来的第一次,事情虽然是雨荷提出的,可是毕竟年纪小,不可能对李易说:哥,我俩睡吧。俩人可是受教育长大的,猛的一下还真不习惯。雨荷刚帮李易将衣服洗完,就见李易光着上身从门外进来。农村不比城市,洗澡得靠自己,没有热水气,这也是来这的一大不方便之处。李易明显刚洗过澡,赤裸着上身,水珠还未干完,正在充满爆炸性的肌肉上滚烫着,对雨荷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,此时雨荷的脸早就已经通红,低头摆弄着衣服角,李易刚洗完的衣服就晾在了一边的窗户上,李易望了过去还真有种居家过日子的感觉。刚才洗澡的时候李易就发现,自己原来的身躯是尽显修长,有种儒雅的感觉,可是自从回来后心理的感觉就不断的变化,刚才洗澡的时候肌肉竟有了一种要爆炸的感觉,洗完后就发现比原来壮了一点,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肌肉突出,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难道是那块疑似的和氏璧。李易不禁楞在了原地。雨荷见李易站在原地就这么直楞楞的看着她, 管家婆精选发财一肖娇羞的说道:“哥, 香港马会公式规律大全别看了。”李易被雨荷的话语打醒,见到雨荷的神情,脱口而出,说道:“哦,睡吧。”就这样,一句难开的口就在无意间说了出去,雨荷也是困顿难耐,为了李易两天没睡好了,现在听到李易这么一说,就先红着脸钻进了被窝。李易也是先将身上的水珠擦干,随后钻进了另一个被子里。小白在床边上可能正偷笑着呢?俩人总算在一起了。看的我快累死了。有些兴奋,有些期待,果然,李易的魔爪伸过了边界,将雨荷紧紧的抱在了怀中。俩人现在可算是肌肤相亲了,雨荷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早就被李易扒去,仅穿着一身内衣,俩人就这样搂抱着,互相感觉着对方的体温。雨荷疲惫的身体状况早已经不能承受了,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去。这可把李易苦坏了,自己怎么也算是长大了的人了,可是如今却不能做出一些事,真可算是悲哀了。就这样忍着忍着就税去了。天边第一道阳光照射的时候李易醒来了。精,气,神此刻达到了颠峰状态,李易亲了亲睡梦中的雨荷,轻声走了下床,穿好衣服。门外,农村里的人都有早起的习惯,叔祖家的人也不例外,父母为了有个好的榜样,也已经起来了,要是在家里,父亲此时怕是正在睡懒觉的呢。“儿子,昨晚睡的可好,我看你的气色到是不错呀?”父亲有些捉趣的说道。母亲则有些担心,怕李易真的做出了该做的事情。“爸,你又乱想什么的呢。我可算是个正人君子,怎么会做那中是呢?”李易反过来说道,边说还边挤眉弄眼的,惹的父亲一阵大笑。“瞧你爷俩不正经的样子,也不怕人家笑话。”母亲的神色明显的一松,看样子对李易的话是很相信的。在房子后面打了一套拳,纯属即兴而为,也许是身体变好的原因,力道控制的太好了,以至与有些动作不像是人能做出来的。急停,资料专区瞬动,都在人的感觉一刹那间完成。惹的父亲在一边不停的叫好,虽然父亲没练过武术,但电视上总见过一些,发现那些跟儿子的没办法比,就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出来的,趁现在得好好省省他。“儿子,你这武术是什么时间开始练的,怕是有不少年了吧,我们怎么一直都不知道呀?”父亲故做疑问的问道。“就是,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,那次你给服务员姐姐的签名也不是你原来的字迹,都得老实的说出来,今天爸爸和我要好好省省你,看你还敢乱瞒人?”雨荷此时已经穿戴好走了过来。见父亲问话刚好把自己的疑问也提出,让他老实的交代。当父亲问道李易时,李易就听出雨荷的脚步声,暗道不好,俩人一起问自己可就不好说了,不过现在不管那么多了,编个经典的糊弄过去。“雨荷,你知不知道我们小时候有一次上庙里去玩。我走丢的那次。”李易故做回忆的问道。“我到是回来听雨荷说了,好象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”雨荷还在回忆,父亲竟然说了起来,这简直就是帮了李易一个大忙,帮助他把这个谎弄的圆满些。“是的,爸。就是那次,我在庙里见到了一个老和尚,他把我带到了一个地方,说我是个武学奇材,然后就给了我一本书,看我能不能记下,我听了后很高兴试了一下,没想到竟然全记住了,后来那和尚就给了我一本厚厚的书,让我全部记下,我花了不少时间记住了,那老和尚就告诉我以后就照这上面的练,总有一天会成为武林高手的,我就照做了,现在就是你们看到的结果了。”李易解释道,其实话中的漏洞太多了,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别的好办法,就着样先凑和的用着吧。“那么说你小时候就会武功了?”父亲有些疑问:“那怎么现在才见你使用。”“我的武功进门很难,但进来了就回突飞猛进,我也是前一段时间才入门的。”李易提前打好预防针,防止以后出项了更厉害的招式引起父母的怀疑。还在一片思考的时候,母亲内在前院喊道:“回来吃饭了。”父亲和雨荷只好放过李易,以后再省。“下回你得告诉我你的事情,不能隐瞒。”雨荷说完还比划了一下粉拳。让李易抓了过来照准了脸上就是一口,美其名曰:餐前开胃菜。惹的雨荷在后面一阵追打,早上就在这一片欢声笑语中开始并结束了。李易一行人在这待到十五完了后才开始赶回sh。走时,叔祖显得有些悲伤,但听说父亲有时间还会回来就有些开心了,还劝父亲多回来几趟。众人一路是走走停停,花了好长时间才坐到了那辆农用车上。当车开到车站时,中午饭的时间又到了,为了不晕车,只好拒绝决了在吃顿饭的理由,李易一行人坐上了回家的车。赶到wh码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靠近晚上了,众人早已经饿的不行了,只好在一家快餐店吃过晚饭,临吃完时赶上了最后一班去sh的船。幸运的是这回在也没有碰上小偷之类的事情,一伙人平平安安的坐到了船上。赶往了回家的路上。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,感觉还真是不错。一家人马上就进入了家的状态。李易和父亲开始了拆卸家具的遮盖物,母亲和雨荷开始了对房间内的灰尘的打扫。家里瞬时忙了起来,等一切弄好时,已经过了两个时辰,也不想吃饭,大家就开始了睡觉之路,直睡的天昏地暗,可是这回李易就没有那没的好运了,雨荷已经可以自己睡了。他只得一人,算是孤枕难眠了。不过也好,趁这个机会好好把那块玉佩研究一下,别到时候被雨荷发现惹来麻烦。玉佩还是老样子,但心里有个声音老在告诉自己,这块玉佩就是失传已久的宝玉——和氏璧,这个记载了国人千年的梦想的宝玉。拿在手上有些温润,不像原来那样灼热。摸起来极其的舒服,仿佛有一股能量在里面流动。小白显然有些惧怕这块玉佩,躲在一角瑟瑟的发抖,李易只好把它抱在怀中进行安抚,不一会,就沉沉的睡去了。小白的惧怕也许是处于动物的本能,对这种给它造成伤害的物体有些害怕,看样子要是让他接受这块玉佩怕是要花不少的时间。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了,小白自从神农架回来,昏昏欲睡的表现马上就消失了,食量也马上变了回来,一切都变的正常了,好象就是自己一个人现在有点不正常了,肌肉越来越显的凸爆了,雨荷老说自己是不是吃了激素,连自己都有些担心,会不会哪天自己就被这么一股能量弄破裂,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和玉佩有关。看样字对他的研究还的加深,否则会受到伤害的不只自己一个人。在家中的这段日子过的很充实,早上醒来穿着雨荷洗过的衣服去和她跑跑步,回来再吃母亲做好的饭,然后去父亲的书房查点资料,帮助雨荷辅导一下功课,整日过的轻轻松松。本来是要帮母亲去整理花店的,母亲笑着说道:“你要是去了别人就不买花了,可就是要买你了,那我们的雨荷还不伤心死了。”“妈,怎么有扯到我的身上了,他呀,哪有人要呀,也只有我才看的上他。”雨荷在一旁一无是处的说道,惹的李易追着她说要讨个公道。说来也奇怪,也许是李易在“不老泉”中泡多了缘故,现在很不愿意洗衣服洗碗之类,或是用水擦窗户的活儿,干别的扫地一类的到是无所谓了,这也是父母亲奇怪的一点,所以自从雨荷长大会洗衣服开始,李易的衣服就全被雨荷包了,要是让同学知道还不被骂死才怪,让这么个大美女洗衣服,还是从小就“虐待”,也太不讲人道了,李易也是很习惯了这样的事情。所以李易对雨荷现在是很满意的,不懂事可以长大,脾气不好可以磨练,可是如果没有心灵上的沟通,那就一切免谈了。而这一切对雨荷来说都是小意思,脾气好,会做家务,还会做饭,做的还不错,就这点是大多数人比不上的。现在就是一点,有时显得有点太过可爱,让人受不了,可她才近17岁,这点“错误”算的了什么,人家一辈子就为了找一个美女,可是自己从小就有一个,怎能不满足呢?想想都应该偷着乐。

  新浪港股讯,守益(02227)跌18.06%,报0.295元,最低价为0.3元,创上市新低,最高价为0.34元,主动卖盘73%;成交110万股,涉资35.67万元.以现价计,该股暂连跌2日,累计跌幅27.16%。

,,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

2020-06-05 10:32admin admin 点击

Powered by 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